漫威宇宙人类起源和解析

探讨完世界起源,本篇将介绍的是漫威漫画里提及的几种主要的人类起源说法。

● 盖亚(Gaea)

● 永存的那位(That Which Endures)

● 收割者(Harvester)

● 萨柏兰(Sublime)

 

一、盖亚(Gaea)

盖亚是早在任何其他生命现身前,第一位在地球上被赋予形体的旧神,旧神之中,她和兄弟桑恩居住在地球的陆地(相对于海洋或天空),并且或许和地质的形成有所关联。除了盖亚之外,旧神皆堕落为恶魔,成为寄生虫般的存在,需要喂食他人的生命精华来生存,由于人类尚未诞生,旧神们开始猎食彼此。担心恶魔之间的战斗将摧毁地球新演化的生命,盖亚召唤了造物主──地球生物圈生命力量的体现,生育出第一个下一世代的神祇亚图姆,被赋予太阳炙热力量的亚图姆杀死了成群的恶魔,不断吸收他们的形体和能量,直到转变为怪物般的噬神者Demogorge,桑恩和赛特(和他的后代)被迫逃离至外维度,仅有盖亚被允许留下,Demogorge接着再度变回亚图姆的形体并与太阳结合,盖亚则与地球本身结合,致力于指导进化[1]。

图1:Gaea成为生命的守护者。

盖亚意识到恐龙在地球上的进化已到达死胡同,他们的存在阻止了哺乳动物进化达完整的潜能,因此她决定忍痛放任恐龙灭绝,将注意力转移到哺乳动物一方,但是此举激怒了从恐龙身上获取能量的赛特,并命令它们摧毁地球的哺乳动物。盖亚拥有着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力量,但她并不是天生的战士,因此再次召唤她的儿子亚图姆现身与赛特战斗,使地球陷入了长达百万年的混沌,这场战争中,蛇型的恶魔最终长出了七个头,并且保留这个姿态直到今天,几乎所有地球的恐龙皆在战斗的过程中被摧毁,除了被隔离的少数地区,例如野蛮岛(Savage Land) 。随着赛特被弱化,最终由噬神者形体下的亚图姆取得胜利,打破赛特对地球的控制,崭新的时代终于破晓,哺乳动物在盖亚的引导下得以自由演化,采取新的形体,直到达进化的顶点,诞生出人类[1]。

当第一队天神接近地球,盖亚与他们的飞船接触并散发出明星般的光芒,招手流浪者部落出面接受太空之神所带来的赠礼,天神驱离了一些赛特的蛇人后裔并开始他们的人类实验,创造出永恒族和异变人,以及在主流人类的基因植入超人类突变的可能性[2]。

注:盖亚最早在Doctor Strange漫画里作为自然之母(Mother Nature) 被人认识,拥有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力量。直到在嗜神者和赛特的背景故事中,揭露盖亚引导了地球生命的演化,她不仅是索尔和所有万神殿神灵的母亲,亦是地球上所有自然生命的共同母亲。

图2:恐龙灭绝之后,Gaea引导哺乳动物进化为人类。

 

二、永存的那位(That Which Endures)

记忆无法先于存在,无法回到生命火花点燃前的黑暗虚无。然而,这是一段记忆,地球诞生中的影像,膨胀的月亮宝宝正蹲在毒气云之上。不以双眼观看:闪电的亮光沸腾了湍流的大气。不以双耳聆听:雷鸣的霹响翻过了破碎的风景。在轰隆隆响的穹顶之下,迟缓乖戾的烂泥汩汩地在大陆雏形的锯齿状海岸线旁流动着,几十亿年后,这些土地将背负着怪异的名字──冈瓦那大陆、劳亚大陆。距今十亿年,在第一个声音萦绕在这新生世界的大气之前。在打转的水洼里,跨出了迟疑的第一步,在这创造出直立野兽的漫长的道路上,人类将给予这一切一个名字。被火山高热搅动、被闪电脉冲猛击的水域里,生命的组件正在成形。而在五亿年之后,仅仅眨眼般的地质时间,某种非常像细胞的事物在原始的黑暗中漂移。它不会思考,它没有知觉,保存在最基本的样子。它什么都不知道,但它活着,并且分裂[3]。

图3:That Which Endures从第一个细胞的分裂中诞生。

片刻后,出现了两个存在,漂浮在微观海景中,整个场景比针头的尖端还要小。在最精细的检查下,它们几乎完全相同。它们内部的分子团──将成长为复杂遗传形式的模式──是同样的,但它们却存在着差异性。当周遭水域的旋涡和流动开始迫使这对兄弟姊妹分离,这个差异就变得显而易见。一个生物抓住了另一个,将其拖向自己,刺穿、渗透……在一瞬间,这场戏就落幕了。那里曾经有两个存在,再一次变为一个。但那一个存在与原先的任一个都非常不同,在原始祖先的基础中添加了一个修改。而当它再次分裂,这个修改同时显现在两者之中。百万年后,当生命的多样性开始体现自身,它仍然显现、盘绕在每一个活着的细胞之中[3]。

一切始于40亿年前,始于第一个原始细胞,地球实质上的第一个生命。就像自那之后的其他单纯的生物,那个细胞通过分裂来复制自身,但就在分裂的第一时刻,发生了一些事。分裂生殖本该产生一对相同的存在,但它没有,其中一半与众不同。它立即侵入了另一半,与原细胞的遗传结构完全匹配,与之成为一体。所以就是这样,这名侵入者显现在第一个生物的所有后裔,显现在发展于海洋里的鱼儿,显现在第一个前往陆地的植物,以及随之而来的水陆两栖生物。它就存在每一只恐龙体内,暗中引导它们的发展,使它们成为这世界长达两亿年的主人。但恐龙看似来到了尽头,它们被抛弃,焦点转移到了哺乳动物。缺少它们在场引导,恐龙迅速地灭绝。

尽管它确实是一种几乎瞬间发展出智能的形式,但绝大多数智能处在休眠。一直到数百万年后,他们学会控制查尔斯·达尔文命名的物竞天择的过程。一旦发生,它们却开始对它们的宿主产生兴趣。每隔十万年,它们的智能自行体现在少数、随机的生物之中。它们研究着生命的演变,匹配一个物种对另一个物种的适应性。进行评估,判断并抛弃那些到达它们最大潜能的生命形式,它们在其细胞内的存在缩小,逐渐减少,最终消失,接着它们的引导智能会转移到其他更为有利的的物种。毕竟,它们完整和唯一的目标就是永存。因此,它们离开恐龙,有利于集中精力在哺乳动物,在那里,它们更进一步缩小它们的焦点在终极的哺乳动物──人类。当尼安德塔人被证明不合适,它们转移到了克罗马侬人[4]。

几十年前,That Which Endures在Charles Edison和他人体内觉醒,强迫Edison利用他家族的财富买下阿布索隆大学 ,将其挪为满足 That Which Endures 的需求之用 。Edison改名为Jeremiah Random,并聚集其他数百位已觉醒的同胞,每一位皆贡献了一小块细胞样本用以开发同化器。同化器提供That Which Endures手段进入变种人的身体,如此一来,That Which Endures得以放弃人类,转为支持变种人。它们审查了地球上超人类变种人的名单,挑选其中一个强大到足以实现它们的目标,但并非太强大或不稳定以证明不可控制。它们挑选了绯红女巫(显然因为刚失去幻视造成的生活动荡,使她更容易受它们控制)成为影响其他变种人的范本[4-5]。

当同化器被摧毁,Charles Edison再次取回自己的心灵,That Which Endures则抛弃了当前的身分。尽管Charles Edison被认为是无辜的,是在That Which Endures的影响下犯罪,但他却失去了一半的人生和所有财富[4]。

注:That Which Endures是另一个最早涉及漫威宇宙的地球生命起源的故事,有趣的是它与旧神的起源有着微妙的共通之处,包括它杀害并同化了自己的兄弟,以及后来导致恐龙的灭绝。而在旧神的背景故事里,是赛特成为地球的第一个杀人者,恐龙的灭绝则是由于赛特和嗜神者的战争所导致;两个故事的出版皆始于1989年8月亦是另一个奇妙的巧合。此外,恐龙灭绝的说法亦是众说纷纭,除了上面提到的两个原因,在Thor II#80里则暗示,当奥丁命令尼德威阿尔的矮人工匠锻造Mjolnir时,在地球上引发了陨石雨,灭绝了恐龙。

图4:That Which Endures不断在宿主之间转移。

 

三、收割者(Harvester)

作为「收割者」被人知晓的这个存在,是担任能量耕作者种族这角色的一员,据称已存在数百亿年(可能跨大或暗示他们源自地球宇宙之前的维度,因为宇宙的年龄还不足140亿年)。根据收割者,在地球从宇宙灰凝结之前,耕作者们就已决定哪一颗恒星会产生最丰饶的行星。接近30亿年前,耕作者们发现了地球,那时还只是一个没有大气层的火山熔融物;氧气仍被困在浩瀚的原始海洋。经由陨石,外星人降下寄生虫与海洋中的细胞(单细胞生命形式)融合,创造出某种崭新的事物。大部分都死去了,但是有些产下被寄生虫后代感染的后几代宿主,最终合并成单一生物。进化持续着,直到寄生虫终于成为线粒体,所有动物细胞的能源厂,耕作者们从而利用地球,发展日益复杂的形式的更佳的线粒体[6]。

图5:Harvester挑选地球播种。

三十年前,地球的作物已经成熟的信号(因为变种人发展的突然飙升)被送往其中一名收割者。收割者旅行到地球,花费了接下来三十年在全球的每一个线粒体上撒下他的网子,准备完成他的收割,在过程中摧毁人类。

然而,变种人拥有某种与生俱来的抵抗力。来自Earth-295(天启时代)的Nate Grey(又名X-Man)已把主世界Earth-616当作自己的家,并任命自己为变种人萨满,照料世界的变种人口。他接收到由Mike Dorie以心灵力量刻下的求救讯息,前来面对收割者。意识到攻击收割者将会伤害所有地球上的动物,Nate将两人转换为能量,接着使自身和收割者融合,结合他们的能量到地球上的每一个活着的动物。两人皆不再作为独立个体存在,但Nate的外维度能量污染了地球上每一个动物细胞的能量,而每一个细胞将传承自它们,使耕作者无法利用这股能量。Nate在大约两年后恢复了肉体存在,但他的能量污染可能残留在地球的动物细胞,而收割者从此未曾再出现[6]。

注:自称引导星球生命进化的先进外星种族,除了这里提及的收割者,还有天神、泰阿那人(The Tyannans) 和建筑师(The Builders) ,尚不晓得这些种族之间是否存在联系或附庸关系。尽管故事中将这名外星人称呼为「收割者」,然而事实上,这个称呼只专指降临到地球的这名外星人,其种族的名字并未被揭露。

图6:Harvester利用地球发展更为复杂的生命形式

 

四、萨柏兰(Sublime)

在有任何事物之前,有着一对兄弟姊妹。它们是完美的双胞胎,在它们生物规则的束缚下,复制、支配和生存。其中之一被挤出,踏上她自己的进化之路,在婴儿般的宇宙里寻找她自己的位置,被称为阿奇雅(Arkea) 。另一个作为胜利者,将前来继承原始地球,他成为了萨柏兰(Sublime,意为「升华」) [7]。

图7:双胞胎Arkea和Sublime。

大约30亿年前,新生地球灾难性的原始哭喊唤醒了它们,而它们知道自己是作为一个心灵存在。它们是最早由RNA和DNA组成的基因组,完美适应的形式,进化的巅峰,这个自我意识的不朽生命被称呼自己是萨柏兰,认定自己是地球的支配物种。

当碳垫菌落和细菌丛吞咽着丰富的氢气,看似是这黎明世界的帝王,萨柏兰则在它们发育不全的紊乱的DNA内藏匿和生长茁壮。它们拿自身的遗传创新换取日益增加、更有组织的生命形式──植物、昆虫、蜥蜴、哺乳动物。它们认定自己是支配物种、原始序列和α基因。即使是被称为「创造之冠」(crown of creation) 的人类也没有对抗它们的防御,想像着自己统治这个世界,但它们就居住在他体内──不可见、不被怀疑、不被识别,直到变种人孩童的出生。

超人类(homo superior)被视为一种新的生命形式,出生于辐射原子和破碎染色体的奇妙碰撞。这些突变,拥有潜力培育强大、不受侵害的后代,成为它们永恒统治的真正威胁。为了对抗变种人,它们不得不感染普通人类发动侵略,将他们巨大的能量转移到盲目的冲突中。冀望将他们锁定在永久的斗争,可以防止变种人繁殖,他们的人口将永远无法成长到威胁它们的灭绝。超人类在无意义的影子游戏里战斗至死方休,一切都源自萨柏兰的命令[8]。

注:萨柏兰的故事几乎可说是That Which Endures的翻版,却加深了与变种人之间的连结,藉由塑造出一个所有变种人的共同大反派,把漫画中人类对于变种人种族无来由的仇恨,归咎于一个已存在数十亿年的高智能细菌。

图8:Sublime来到地球。

 

参考资料

1. Silver Surfer Annual #2 (1989)
2. Iron Man Annual Vol.1 #10 (1989)
3. Avengers: West Coast Vol.1 #48 (1989)
4. Avengers: West Coast Vol.1 #49 (1989)
5. Avengers: West Coast Vol.1 #44 (1989)
6. X-Man Vol.1 #75 (2001)
7. X-Men Vol.4 #1 (2013)
8. New X-Men Vol.1 #154 (200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