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宇宙世界的起源:地球起源篇

在漫威漫画的众多故事中,Earth-616的地球总是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某些说法甚至指出,它事实上是永恒的心脏、多元宇宙的轴心。本篇将详细介绍下面几位与地球起源关系密切的神灵和存在。

● 天体轴(Celestial Asis)

● 旧神(Elder Gods)

● 探知者(Scrier)

 

一、天体轴(Celestial Asis)

天体轴(Celestial Asis)是贯串已知宇宙自然能量的图样模式[1],它有过许多名字,它是黄道带,每2160年一次的挪移,或是从现代地球科学解释,单纯是地球自转轴的摇晃,但它对阿斯嘉德人的意义远大过地球本身。地球象征性地坐落于天体轴中心,而在另一个位面,在阿斯嘉(Asgard) ,它则是伟大的世界树Yggdrasil [2]。世界树支撑和连接着九个世界,其树枝和根部各自连结不同的领域,分别为阿斯嘉、华纳海姆(Vanaheim) 、 亚尔夫海姆 (Alfheim) 、 尼德威阿尔(Nidavellir) 、中庭(Midgard) 、约顿海姆(Jotunheim) 、瓦特阿尔海姆(Svartalfheim) 、海姆冥界(Hel)以及穆斯贝尔海姆(Muspelheim) [3];每个皆是复杂、分离、完全成形的宇宙。九界作为Yggdrasil的一部分,只是或许无止尽的冰山上的一角[4]。宇宙轴是整个多元宇宙的主要力量经线。正如大多数星球如何产生具有相反带电极的磁场,多元宇宙能量也是如此[5]。

图1:地球和天体轴。

 

(一)世界树的起源

在万物之初,奥丁和他的兄弟们威利(Vili)和菲(Ve)杀死了诞生出宇宙的巨人伊米尔(Ymir) ,从他的身体,他们创造了天堂和地球。他的头骨化为天空,他的脑髓化为云朵,他的血液化为海洋,他的头发化为树木,他的骨头化为高山和巨石[6-7]。奥丁与他的两个兄弟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地球,那里有着众多美丽的事,那里有着众多可喜的事。因此,他们在星球周围设置一个圆环,接着魔法树Yggdrasill生长,并且将其枝叶扩展到整个地球,守护着它,同时等待着人类的到来[7]。

奥丁交付给索尔一项特别的任务,让他乘着带有魔法的飞船到密米尔(Mimir)之地,在那里会见密米尔之王,他控制着所有水域 流动的神秘泉水 。 索尔给予他一片生命之树Yggdrasill的枝叶,将生命之枝放入带有魔力的泉水里,缓慢地搅动神秘之水,让它们滴入下方的世界。在其之下,一个被称为中庭的地方,少许魔法之水滴在一对名叫Alder和Ash的树上,它们是英明的奥丁在许久以前种下的。接着,树缓慢地改变形体,成为阿斯克(Aske)和恩布拉(Embla) ,中庭地球最早的两个人类,以阿斯嘉不朽者们的形象,注定要开启一个新种族[8]。

注:阿斯克和恩布拉是北欧神话里的人类始祖,相当于亚伯拉罕宗教里的亚当和夏娃。

图2:奥丁和其兄弟在地球种下世界树。

 

而在吞星之种(Galactus Seed)的故事线,揭露了另一个世界树的起源故事[9-10]:

那是时间之前的时间,在长今将死的日子,随着一切的诞生而结束。奥丁的父亲包尔(Bor) 和其他众神的父亲们发现了世界的裂缝,在他的兄弟威利和菲的陪同下,奥丁前往考察该事。那里有着无热的亮光,那里有着声响,更像一种感觉而不是噪音,时间的边缘周围开始沸腾。他取回一颗种子,只有头颅大小的尺寸,他做了每个人都会对种子做的事,他种下了它,接着从那粒种子生长出光之树,万物的心脏。它比万物都要古老和强大。它是一颗超密的宇宙之心,采摘自时空本身;一个在时间之前的时间的神器。它的力量、它的能量超越即使是语言和数学运算可以解释的边界,它是上帝的永恒灵魂。接着长今终结,随着包尔的世界在世界灰烬里展开,所有事物成为它们在阿斯嘉顶上的其他八个世界。

图3:从吞星之种生长出的「光之树」和顶上的九界。

(二)永世和噬神者

有两个存在,他们的使命和天体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一个是永世(Eon) ,有知觉的半物理实体,几乎和宇宙本身一样古老,是大霹雳之后形成的第一个有形实体,已经存在80亿年。永世视自己为监视整个宇宙生命的宇宙管理人,声称自己是永恒的后代,也是宇宙轴的后代。永世的首要职责是培养宇宙有知觉生命形式的进化,并且维持宇宙间有利于生命的条件[7][11]。永世赋予了惊奇队长Mar-Vell质变,引导他取得宇宙意识,将其转变为整个宇宙的守护者。永世增强他对生命的整体感受,使他察觉一切。没有动作是太轻微而看不见的,没有声音是太慢听见的,没有气味是太微弱而侦测不到的,宇宙里的所有事物如今与他成为一体[12]。

图4:永世开启惊奇队长的灵魂之眼,赋予他「宇宙意识」。

 

另一个是亚图姆(Atum),原始大地之母盖亚的后裔:

地球创造后不久,这颗星球拥有丰富肥沃的生物圈,翻腾着生命的潜力。这股生物圈充满着力量和生命能量,直到能量本身意识到它自身的能力,从而产生了地球生物圈的生命本质—造物主(Demiurge) 。当造物主穿越过地球剧变的表面时,它将发育中的星球与天体轴对齐。接着,在一阵生育中,它为地球播下了自己生命本质的火花,从而诞生了被称为旧神的最早的空灵生命。当她的大多数弟兄开始堕落成为恶魔并相互攻击时,被称为盖亚的原始大地之母呼唤了造物主并生下亚图姆,最初的新一代神祇。亚图姆屠杀了大批恶魔般的神灵,吸收他们的腐化形体和能量,直到转变为怪物般的噬神者Demogorge。完成他的任务后,Demogorge飞向天空,净化了体内恶魔般的能量,恢复成亚图姆,与太阳合而为一。亿万年后,地球上的高等物理生命人类终于应运而生,用敬畏和神秘的方式看待天地间的奇迹,人类的新生意识进入到亚图姆播种于天堂的能量,从人们的想像创造出新一代神灵。因此,众多地球万神殿诞生了。他们是不同神性的神灵,由造物主赋予本质,由人类无意识的思想赋予形体[13-14]。

近年,几位死神齐聚一堂,寻求合并他们的领土和权力。随着七个冥界的维度边界被转移校直,撼动了宇宙轴本身,再次释放出噬神者Demogorge。Demogorge吃掉了他们所有人,并准备吞噬地球其他神明。声称他生来是亚图姆,神之长子;但在Demogorge的形态下,他的使命是将过度成长的神灵转换为基本能量。一支由各个万神殿的英雄神组成的联合军,说服了Demogorge,当前万神殿的死亡时候还未到。接着Demogorge抽取他所吞噬的全部力量,分离冥界之间的连结,停止对宇宙轴的威胁。临走前,他警告众神,当现今的循环终结之时,他将必须理所当然地被召唤,履行他在这天被推迟的使命[14]。

注:在噬神者的故事中揭露了地球神代的迭代和循环与天体轴息息相关,当天体轴更替时,亚图姆将化身为噬神者Demogorge,把地球神祇还原为基本能量,直到下一个世代神祇的出现。通过奥丁之眼,我们亦知晓当前的阿斯嘉是在大约2000年前开始和重建,在此之前,阿斯嘉已经历过无数次的诸神黄昏的循环和重生[8]。

图5:造物主将发育中的地球与天体轴对齐。

(三)宇宙意识

Mar-Vell之子Genis-Vell后来也体现出同他的父亲形式的宇宙意识。Genis开发了多种冥想技巧来帮助自己控制宇宙意识,并将他推上取代未来自我的位置,但是他经常被迫在情境之间,选择是否介入其中而苦恼。当一个这样的决定导致一名年轻外星女性的死亡,Genis看见这意味着将造成潜在的宇宙和平的丧失。在痛苦中,他的宇宙意识淹没了自己的脑海,被打入精神分裂的状态达到接近一个月,当他再次清醒时,Genis已经发疯。

之后,宇宙实体〝熵〞(Entropy) ──永恒的子嗣──透漏自己是煽动Genis发疯的幕后推手。熵想要通过摧毁他的父亲,实现他所意识到的角色,并请求Genis的协助。Genis同意了,两人以某种方式成功摧毁永恒,将其还原回熵的状态。Genis和熵让Rick Jones和他的新伙伴顿悟(Epiphany)加入他们,Jones说服熵为自己创造一个新的角色,成为造物主之一,接着熵藉由成为永恒重造现实。Genis以自己的手重塑宇宙,把自己和Jones放到开始发疯之前,使这些事件不再发生。然而,尽管Genis的动机良善,新的现实已存在其不同之处,包括他的妹妹Phyla-Vell的出现[15]。

图6:Genis-Vell协助Entropy创造大霹雳,使漫威宇宙重生。

在诸神黄昏(Ragnarok) 的故事线中,索尔为了寻找隐藏的知识,将自己吊在世界树上。符文的知识,在北欧称这种魔法叫「赛尔德(Seid) 」,能预知未来并施加魔法于现在。索尔吊在上面,就像当年他父亲做的那样,使得他与他父亲在灵魂和相互理解上比起过往更加亲密。就像一个刚出生的人类,只有现在,他才全然理解父子之间的联结,或者说国王与他的人民之间的联结。

符文魔法和从密米尔之泉得来的智慧赋予了索尔力量,可以知晓过去,控制现在,以及引导未来。如今索尔可以看穿时间的面纱,越过众神的知识。作为Donald Blake,索尔学会怎样做一个凡人,他观察所有事物、动物和矿物……他的观察超越量子结构;超越宇宙结构,进入到宇宙外侧的虚无。他观察人与神之间、孩子与父亲之间、创造者与破坏者之间的关系。只有在毁灭之后才能得以重生。符文向他展示了万物的未来──每个人和每只动物,每片叶子和每棵树。他见到了每一个事实,每一场看见与看不见的战斗,不论胜与败。他看见了万物的终结,而这部分必须由他来完成[16]。

注:为了对抗到来的第四队天神,奥丁曾将自己吊在世界树下,以换取知识;之后,索尔亦通过同样的方式取得符文魔法。永世曾先后赋予惊奇队长和类星体宇宙意识,两者或许本质上是相同的东西。

图7:索尔将自己吊在世界树下,以换取「符文」的知识。

 

另外一个宇宙意识可能的出现和描写,是在Marvel: The End的故事线[17]。古埃及法老阿肯那顿(Ankhenaten)找到了被称为宇宙之心的神器,所有物理和形而上的能量都从此发出,从而获得了无限的力量。若干英雄试图阻止阿肯那顿的狂暴行为,而这场冲突亦召集了萨诺斯、吞星和其他宇宙实体。通过诡计和力量的搭配,萨诺斯窃取了宇宙之心,与之融合,使自己成为神一般的至高存在。

萨诺斯:「没有言语能形容成为一切的感受。我就是一切,超越着现实。我曾是斯库鲁母星上一个调皮的孩子,我曾是大霹雳后一颗漂流的小行星,我曾是遥远史前时代的一棵植物,我曾是大力神星系的一颗无人星球上的瀑布,我曾是徘徊狩猎的原始野兽,我曾是钟表滴答的那一瞬间,我曾是深海中的濒危鱼类,我曾是与我的兄弟一起穿行在虚空中的辐射粒子,我曾是飞越在混拟土峡谷中的蜘蛛人,我曾是遥远未来的浩瀚沙漠的一粒沙,我曾是以宇宙奇观来结束存在的超新星,我曾是作家脑海中的情节思路,我曾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女人的最后一口气,我曾是一只高飞的鸟儿的一片羽毛,我曾是一个天真孩子的梦,我就是一切。」

「我几乎迷失在过去的这些奇观,然而,我的意识持续扩展到超越了物质与抽象,到达我从未怀疑其存在的领域。我发现了宇宙震动的图样模式,所有现实的遗传信息。这些发光的图样远超光谱的色彩,它们是构成我们的现实性的短暂丝线,维持其完整和持续,上帝的法则书写于苍穹。我用了几微秒便理解了图样的目的和重要性。这些发光的织物是抵御混沌和虚无的秩序。」

注:尽管在Marvel: The End里提及的宇宙之心(Heart of theUniverse) ,显然并非奥丁故事里的那颗宇宙之心(cosmicheart) ──世界树的种子;然而,获得宇宙之心的萨诺斯却和获得符文力量的索尔,有着不可否认的相似的地方。萨诺斯见到的发光图样,或许正是天体轴本身,只是这一次不只拘限在九界,而是整个宇宙。

图8:和宇宙之心合而为一的萨诺斯观察到宇宙震动的模式。

 

二、旧神(Elder Gods)

在地球刚成形之后不久,一股超凡的生命能量被赐予这个独特的世界,其名为造物主(Demiurge) ,创造之力的化身。造物主在这新世界播种他的能量,因此诞生出了地球最初的生命,被称为旧神的超凡生命,他们之中首先现身的是盖亚,她将在某日被称为自然之母;桑恩,黑暗的神秘主义者;以及赛特,伟大的毁灭者。除了尽管无人知晓这些「旧神」最初采取何种形体,但古今往来,人类尽可能地以有限的概念去描绘他们[18]。

当地球上的旧神堕落而变得暴力,崇尚和平的盖亚与造物主交配创造出亚图姆,他作为噬神者Demogorge,杀死了邪恶的旧神,赛特和桑恩被迫离开地球维度。仅有盖亚和早在这场冲突发生的一万年前就已独自离开地球维度探索星辰的欧希特被允许留下[18-19]。残余的四位旧神──盖亚、欧希特、赛特、桑恩──共同创造出了四件创造的基石(Cornerstones of Creation) :玫瑰(土)、宝剑(风)、皇冠(水)和镜子(火)[20],这四个神圣的物件被描述为宇宙造物中四元素的体现,被用以带来生命本身[19]。上位元素寻求理解:欧希特尊重人类,桑恩剖析人类;下位元素不需要理解:盖亚滋养,赛特吞噬[19]。

注:在最早的Conan the Barbarian故事中,创造的基石是海伯利安时代之前的原始神明/旧神所铸造,它们分别是力量之剑(Sword of Strength) 、智慧之冠(Crown of Wisdom)、姝丽之镜(The Mirror of Beauty)与和平的白玫瑰(The White Rose of Peace) [21]。Mystic Arcana系列里重新定义了 它 们 , 变 成 骨 之 剑 (Sword of Bone) 、 蛇 冠 (Serpent Crown) 、黑暗神书(Darkhold) 、黑檀玫瑰(Ebon Rose)这四件旧神象征物。

图9:四件创造的基石,代表宇宙间四大元素。

赛特和盖亚、以及桑恩和欧希特之间早在亚特兰蒂斯建立前,便已存在深厚的敌意,欧希特遂与其他三位旧神合力创造出了交岔路(Crossroads ) ,作为彼此认同的中立地带[19]。交叉路又被称为跨维度的时间交叉路(the Interdimensional Crossroads of Time) [22],它是世界的核心/枢纽,一个现实交错的领域,选择合流之处[23]。如果知道该开启哪扇门或爬过哪个洞穴,凡人可以从任何地方进入,但有时却难以离去。巫师们花费了数十年的光阴想知道往返的路标,「愿你在交岔路遇见自己!」因此成为巫师之间最爱的诅咒[19]。

图10:集结四位旧神力量创造的交叉路,世界的枢纽。

 

(一)盖亚的传说

万物之初,世界无形且空白,在深渊之上的是一片黑暗,直到大地女神盖亚从混沌中自发地窜出[24]。每个作梦者诉说着她不同的故事,但她是最早从混沌成形的事物,生下神祇本身[25]。众神之母有着许多名字,Akka (芬兰名) 、Ala (约鲁巴语) 、Danu (凯尔特名) 、Erce (俄罗斯名) 、Jord (北欧名)、Neith (埃及名) 、Nertha (德语) 、Rangi (大洋洲名) 、Vaat (西伯利亚名) 、Yo (日本名) ,但是她的神话一般诉说着相同的故事,她开始存在并怀下孩子,她爱孩子胜过他们的父亲,最终站在他们这一侧反抗其父亲[19]。她声称自己是真正的创造之泉,所有神祇可做和已做之事的源头[25]。

注:对于盖亚最大的疑问,莫过于如何将Chaos War故事里的叙述,和旧神起源连结在一起。根据Chaos King的说法,盖亚是第一个脱离混沌的存在,这里指的显然是宇宙诞生前的原始混沌,但旧神的背景故事里告诉我们,旧神是在地球刚诞生的熔融里,由Demiurge的能量生成,旧神的出生不仅晚于宇宙诞生,而且晚于地球诞生。这 个 问 题 却 在 JMDeMatteis创作的Strange Tales Vol.4里得到合理的解释。根据该故事说法,当前的宇宙是来自一个模糊未知的上帝所做的一场梦,上帝梦境的心脏即为地球,这解释了地球作为所有现实核心的原因,相似的设定后来亦被借用到Starbrand &Nightmask Vol.1 #6 (2016) 。在这个说法下,地球不仅是宇宙的中心,甚至万物之母克雷托极有可能亦是盖亚的一个称谓。

图11:盖亚是地球所有生命的自然之灵,每个文化都述说着她不同的名字。

 

(二)赛特的传说

赛特是地球上最早犯下杀人罪行者,为这世界带来第一起死亡,也使他从真神堕落为恶魔[18]。当巨大的恐龙成为地球的主宰,赛特创造了自己与恐龙之间神秘的联系,从另一个维度领域,通过他们野蛮、暴力的死亡吸食释放的生命能量,因此在这数百万年间,赛特积聚了庞大的力量。盖亚女神担忧生命演化已到达尽头,再次召唤她的儿子亚图姆,转变成噬神者[26]。赛特和噬神者(分别代表混乱和秩序)的战争[13],使地球陷入了长达百万年的混沌,蛇型的恶魔最终长出了七个头,并且保留这个姿态直到今天。

而在Marvel Tarot [19]提到,怪物般的七头蛇袭取了七大洋,生下七个后裔。赛特的忠实追随者以七个不同的名讳称呼祂,每一个名讳皆可连结到神话里的蛇或龙,极有可能赛特的头曾现身于几乎每一个文化里流传的蛇的故事,这七个名字亦可与特定的七宗罪连结,代表着赛特的七个头颅:

● Set (赛特,埃及神话的风暴之神) – 愤怒

● Apep (阿匹卜,埃及神话的冥海蛇神) – 贪婪

● Ophion (俄菲翁,希腊神话的蛇神) – 怠惰

● Tiamat (迪亚马特,古巴比伦神话的海洋女神) – 欲望

● Lotan (坍,迦南神话的海怪) – 暴食

● Leviathan (利维坦,希伯来圣经的海怪) – 忌妒

● Apocalypse (启示录的末日巨龙) – 骄傲

注:圣经中7的数目字常被称为是神的数字,代表完全或完美,例如「亚西亚的七个教会」、「神的七灵」。而在启示录中,又提到「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启示录12:3)、「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启示录12:9)。创作者David Sexton显然把赛特将圣经里的古蛇连结在一起,直指赛特正是上帝之敌撒旦本身。

图12:赛特和噬神者长达百万年的战争,导致恐龙灭绝。

(三)桑恩的传说

某时某处,凌驾空间的空间,凌驾时间的时间,伟大的阴影栖息着,无形无名,但人的大脑无法囊括无形,惧怕以无名活着,遂投影出伟大阴影的形体,赋予无名之物名讳,并称其桑恩。某些人说这个存在是邪恶的体现,但事实上,邪恶这字眼太过渺小,桑恩是创造的软肋,神的脚步后方觊觎的阴影,但是这些概念亦不足描绘它的本质[27]。桑恩仅仅将人类视为实验室里的老鼠,以此进行一连串的神秘遗传实验,通过把人类、猛兽和恶魔的组织捻合在一起,桑恩创造了数支古老的种族来服侍他,包括N’Garai、猿人、Ur-Xanarrh的蝙蝠人、鹰身女妖、或许还有夜魔;有一些他的创造比起其他要成功,例如狼人就是他最臭名昭著的成功作品,一度在世界各地带来恐怖,他们的名字和故事成为了世界的神话和传说,包括狼领主Garmr、Lycaon、Gauerko、以及最著名的Vârcolac──狼之恶魔,他最终使Echidna怀孕,生下他们的女儿Angerboda─ ─芬里斯狼和巨蛇耶梦加得的母亲。桑恩亦导致了Akat Ma’at有翼领主瓦鲁纳的堕落,成为阿修罗(The Asura) [19],上帝最神圣的处刑者[28]。

亿万年前,噬神者吞食了几乎所有旧神,结束他们的邪恶统治。但桑恩逃离了,在离开之前,桑恩留下了大量坚不可摧的羊皮纸,包含着他神秘与恶魔般的秘密,他们也被创造来作为他某日回到地球的物理媒介[29]。在Darkhold #10 (1993)[30]则提到,很久以前,当世界是如此年轻,没有事物拥有名字,某物苏醒了。它学习到过去和将来之事,但最重要的是,它学习到不能、不应该之事。而它给予那些事物名讳,书写在坚不可摧的书页上,因为命名者得以支配命名物。多年后,当生命到来,而顽皮的父亲以为他们在写书,他们发现他们仅仅是桑恩故事书里的名字,而桑恩从不写快乐的结局。

注:真名具有力量的概念在其他故事里亦有被提及,例如Hellstorm曾经透过召唤父亲的真名Marduk Kurios,杀死自己的撒旦父亲[31]。在Warren Ellis所创作的这个故事中提到,魔法的力量是在名字里,当你拥有一个事物的真名或识别的符号,你将可以控制该物。真名在犹太信仰里也同样具有意义,由于十诫里纪载着不可妄称上帝的名字,犹太人在抄写文献时 , 会刻意省略母 音 , 改以四个希伯来子音יהוה)YHWH)来代称上帝,致使这个字的原始发音失传。中世纪末期,这四字神名被错误地拉丁化为耶和华。

图13:桑恩与他的姊妹盖亚是使世界成形的地球之灵。

 

(四)欧希特的传说

欧希特又被称为全能的欧希特(omnipotent Oshtur) [32],她其他的称呼包括天空女神(Lady of the Skies) 、东星女神(Elder Goddess of the Eastern Star) 、 鸟 之 女 神 ( Bird Goddess)和真理女神(Goddess of Truth) 。鸟之女神的神话尽管各式各样,但有着共通的主题,它们皆聚焦在神秘、极不可知的神圣女性,她的智慧漂浮在单纯的男性智慧构不着的地方。鸟之女神绝大部分的面向在某方面与处女有关联,她们要不是处女或无子女、处女生子或者在不包含性行为下诞生后裔。或许在影射欧希特从她的一滴眼泪诞生阿迦莫多(Agamotto)的事迹[19]。

在某个时刻,为了与桑恩的狼人以及赛特的蛇人抗衡,欧希特创造了一支被称为Akat Ma’at鸟人的古老种族。他们之中最强大的一个成员被称为瓦鲁纳(Varuna,名字源自印度吠陀神话的天空之神) ,遭受旧神之一的扭曲,由于掌握黑暗者在有翼领主的耳边嘀咕着谎言,瓦鲁纳对于自己所宣称的低等种族开始心生怀疑,那时他视自己是凌驾他们的法官和刽子手,星辰成为他千只眼睛的奸细,注视着人类的一举一动,他动摇了许多Akat Ma’at的弟兄转而追随他,成为了阿修罗(The Asura) 。那些没有追随瓦鲁纳的Akat Ma’at在萨拉斯瓦蒂──古老的东星女神的大祭司──的领导下,对于压倒阿修罗的阴影充满着屈辱,他们誓言守护他些阿修罗将伤害的人,成为了炽天使(The Seraphim) 。一场发生在鸟人的两个阵营──萨拉斯瓦蒂的炽天使以及瓦鲁纳的阿修罗──之间的战争,造成的破坏,使得欧希特将整支种族从地球驱逐到源质位面──赛菲罗斯(Sephiroth) ,他们定居于此处直到今日
[19]。

欧希特和阿迦莫多绝非「复仇」的典型,但他们非常热衷于「平衡」。为了平衡桑恩对于阿修罗的腐化,他们设法改造四位最坏的恶魔来为正义服务,其中之一成为了苍白骑士Cadaver,Ian Mcnee认为这或许与寻求正义的恶灵骑士有所关联[19]。然而,在Heaven’s on Fire的故事线中揭露,一切始于大洪水。上帝低头看着地球,祂看见人类心中巨大的邪恶,因此降下大雨冲走每一个人。在大洪水平息过后,上帝在天空放上彩虹,承诺少数的幸存者他将不再毁灭地表上的任何活物。但任凭上帝的努力,人性堕落的能力依旧,无论是否有彩虹,它必须被约束,复仇之灵因而诞生。复仇之灵是上帝自身力量的痕迹,寄宿于人类宿主,它们的职责仅仅是战斗,为无辜之人复仇和修整不受欢迎的人类[33]。

注:成年后的阿迦莫多,加入了欧希特和霍格斯,形成神秘的三位一体──维山帝(Vishanti) 。尚不晓得这是否对应基督宗教里的圣父、圣子和圣灵,同一上帝的三个不同位格。但值得一提的是,欧希特所代表的处女生子概念和东方之星(star in the east) ,皆可连结到耶稣的降生。另一个与圣经的连结是来自Akat Ma’at有翼领主的传说,暗示欧希特创造了天使种族,以及后来晨星路西法的堕落。Sephiroth这个词来自卡巴拉的用语,代表生命之树上的十个质点。尚不清楚被驱逐到源质位面的阿修罗是否正是居住在世界树Yggdrasil第十界的天使(或其后裔)。Marvel Tarot的作者DavidSexton有意将欧希特影射为基督宗教的上帝,相对于赛特被影射为撒旦。

图14:维山帝创造了至尊法师──拥有最伟大魔法技巧和力量的存在──的职务。

 

三、探知者(Scrier)

所有人类的集体无意识皆携带着对他的认识,自地球在宇宙火焰里锻造以来,以及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在地球上行走。探知者是最近的一个名字,在无限的名字里,有一些是人们熟悉的,但这是他目前选择的名字。至于他是谁──简单地说,他是这世界的过去和其未来的建筑师。几千年来,他沉睡着,梦想着未来,直到银色冲浪手唤醒了他,他知道他会的,在这指定的时刻。自从时间开始之前的无始的开端,他已努力以自己的形象塑造其地球,埋下种子,它已生长了无数个世纪,目的是转变这个世界[34]。

探知者声称当吞星仍然是个襁褓中的婴儿,他就已经十分古老。他远远超过善恶的定义,善恶对他毫无意义。没有人能够评判他,或他为这颗星球抱有的计划[35]。

他已见过地球死亡和重生上千次,一次又一次,他已见过人类发展和落入墓穴。不要将他和无足轻重的暴君或全球的救世主混淆,他在他们之上,他是探知者。但他不是一个趾高气扬地立于世界之上,夸耀其权力和统治地位的人,他宁可行走在阴影之中。他的工作通常藉由代理人来行使,当中有少数甚至知晓他的存在[35]。

当银色冲浪手遇见被称为另一位(The Other)的来自另一个维度的存在,它是一种不可理解的生物,冲浪手察觉它一种亵渎神灵的的宇宙病毒,其意念采取了形体,渗透进现实。冲浪手尽可能阻止这个生物,并赔上他的生命。后来,是探知者复活了冲浪手,并且在他的协助下于所有现实的核心建造一道巨大的路障,将另一位锁在外侧。自多元宇宙诞生以来,探知者与另一位之间的冲突便以不同形体不断进行着,并且将持续到多元宇宙死亡[36]。

注:这个被称为探知者的古老生物,至今身分依旧成谜。根据湮灭的说法,吞星或许知道真相,或者至少知道真相的暗示,但不该由他来泄漏秘密。鉴于他作为地球的建筑师的身分,他有可能是旧神起源中提及的造物主Demiurge,地球生物圈生命力的体现,在地球刚成形时,Demiurge已在这新世界播种他的能量,后来在与盖亚生下噬神者之后便下落不明。另一个可能的身分是创作者JM DeMatteis笔下的上帝,或者祂在梦境里的化身,就如同琐罗亚斯德教信仰的至高神阿 胡 拉 . 马 兹 达 (Ahura Mazda) 创 造 出 善 神 斯 彭 塔 ·曼 纽(Spenta Mainyu) ,他与自己的双胞胎兄弟──恶神安哥拉.曼纽(Angra Mainyu) ──陷入了永恒的战斗。

图15:探知者宣称自己是地球的建筑师。

 

参考资料

1.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Master Edition #14 (1992)
2. Thor Vol.1 #293 (1980)
3. Thor: Asgard’s Avenger #1 (2011)
4. Thor Vol.1 #616 (2010)
5. Quasar #50 (1993)
6. Thor Vol.2 #80 (2004)
7. Journey into Mystery Vol.1 #97 (1963)
8. Journey into Mystery Vol.1 #103 (1964)
9. Mighty Thor Vol 1 # 1-3 (2011)
10. Thor Vol.1 #619 (2011)
11. Quasar Vol.1 #2 (1989)
12. Captain Marvel Vol.1 #29 (1973)
13. Thor & Hercules: Encyclopaedia Mythologica #1 (2009)
14. Thor Annual Vol.1 #10 (1982)
15. Captain Marvel Vol.5 #1-6 (2002-2003)
16. Thor Vol.2 #84 (2004)
17. Marvel Universe: The End # 1-6 (2003)
18. Silver Surfer Annual #2 (1989)
19. Marvel Tarot Vol.1 #1 (2007)
20. Mystic Arcana Vol.1 #1-4 (2007)
21. Conan the Barbarian #128-129 (1981)
22. Alpha Flight Vol.1 #101 (1991)
23. Incredible Hulk Vol.2 #302 (1984)
24. Assault on New Olympus #1 (2009)
25. Chaos War #4 (2011)
26. Iron Man Annual #10 ( 1989)
27. Doctor Strange: Sorcerer Supreme #90 (1996)
28. Ghost Rider Vol.6 #30 (2009)
29. Avengers Vol.1 #187 (1979)
30. Darkhold #10 (1993)
31. Hellstorm: Prince of Lies Vol.1 #16 (1994)
32.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AZ #7 (2009)
33. Ghost Rider Vol 6 #33 (2009)
34. Silver Surfer Vol.3 #135 (1998)
35. Silver Surfer Annual #1997 (1997)
36. Mighty Thor Annual #1 (201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