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宇宙世界的起源:现实核心篇

在漫威宇宙,所有现实的核心(Nexus of All Realities) 被认为是所有创造的中心,这样的地方有M’Kraan水晶、佛罗里达沼泽地和水晶宫殿等。本文将聚焦在下面几个现实核心的起源和其守护者:

● 凤凰之力和M’Kraan水晶

● 堕落星的神人和所有现实的核心

● 梅林和星光城堡

● 时间开拓者和水晶宫殿

● 矩阵大师和蓝图矩阵

● 永生者和灵薄狱

 

一、凤凰之力和M’Kraan水晶(Phoenix Force & M’Kraan Crystal)

火之鸟的传说,由催生出情感意识的种族的每一个星球的神话组成,皆在创世后的那一刻被提及。当火焰烧灼天堂,在无尽黑暗中带入光明并以生命划开苍穹,这生物是那一刻与奇妙、超然行为的体现,她是创造的热情,同时也是毁灭。她代表着开始与最后的终点,她被认为是吞噬最后残余存在的火焰,从而确立下一个伟大的生命无尽轮转,来自燹中的灰烬将迸发出新的曙光,一个新的现实[1]。

诞生于存在状态之间的虚无,凤凰之力据称是古今往来,存在于多元宇宙所有现实之中所有心灵能量的核心。作为宇宙中其中一个最可怕的生物,凤凰之力的主要目的是烧尽它认为过时的事物。为此,凤凰之力可以切除整个现实,并以它认为合适的样貌重新长回它们[2]。

宇宙是一种有生命的、有着呼吸的体现──永远在秩序和混乱、生命和死亡之间流淌。凤凰是重生的力量,确保从死到生,从过去的灰烬中出现一个新的开端[3]。她需要一个形体、一个化身来行动。凤凰既非生命,亦非实体,它是一股力量,所有生命的总合和实体。Jean Grey独特的天赋足以挥舞这股力量。它前来找Jean,正如它会找她的孩子,因为如同Excalibur属于亚瑟王,凤凰属于Jean [4]。

在前一个宇宙频死之际,称为「大挤压」,M’kraan水晶被打碎,带来整个多元宇宙的终结。然而,凤凰之力从永恒的诅咒中拯救了所有将死宇宙的居民,同时,宇宙的知觉──永恒──保全了最后的幸存者Galan,进入「宇宙蛋」 (Cosmic Egg) ──一个充满无序、紧实原始物质的球体。当宇宙蛋迸裂,最终凝结成恒星和行星,凤凰之力从宇宙创世的大霹雳的宇宙火焰中重生。

图1:从凤凰之力的能量中诞生一个新宇宙。

 

M’Kraan水晶又被称为「所有事物的终点」 (End of All That is) 与「现实的水晶心脏」 (Crystal Heart of Reality),是古往今来所有事物的核心,它的功用是作为所有现实里持续关闭的通道,一旦放任于现实开启,最终将触及和影响其他现实和世界,极可能抹除主流多元宇宙以上的所有现实。水晶坐落于「世界」,由于远离一切事物,天上的一点星光实际上是整个银河系;M’Kraan水晶同时存在于几乎所有现实,世界的天空上有九颗死星(实际上是九个银河) ,每千年会排成一线,允许接触的人穿过水晶。

M’Kraan水晶容纳着M’Kraan Sphere,以曲面结构的反能量网格束缚着中子星系在其中,它是一种交错的静态力场中和中子星系的力量。一旦中子星系被释放,它无限的质量将延伸到整个宇宙,把行星、恒星、太阳系、星团和星系轻易地扯离轨道。它们将全部被扯进中子星系永不满足的重力井,它们的质量将增大其重力,吸引更多的质量,直到现实开始撕裂自身。最终中子星系将会爆发,把星球质量散布到一个新生的宇宙[5]。

近年,Shi’ar种族发现了水晶,凤凰之力意识到宇宙将面对疯狂的Shi’ar皇帝D’ken 操纵M’kraan 水晶的威胁,再次与Jean接触[5]。她回到M’kraan水晶的心脏,回到中子星系,在那里她转变了──从女人和鸟形、肉体到生命能量、Jean Grey到凤凰,在绝对的黑暗中,环绕她星光璀璨的力量。她伸出手,影像从她的心灵、思想和感觉倾泻而出,化成了实体。她触碰了它们──她和X战警的生命图腾,化成一个格状的图腾环绕着中子星系。现实扭转、崩塌、重塑,这负担没有心灵或肉体能承受,而她不再知道自己是否是鸟形或人形,知道她是否进入球体,或成长到如此巨大,使整个太阳系都相形矮小。

当意识到拥有所有惊人力量,她仍然无法独自完成,她颤抖着,惊慌向她席卷而来。接着在刹那间,她不再独自一人,X战警的精神与她同在,他们将自己交付给她。在那瞬间,她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和她朋友的力量在体内歌唱着;她为能量格纹注入能量,仿佛它是一道在眼前开启的门。一个新的图腾形成了,外型就像神秘的生命之树,由X教授作为崇高的皇冠,而钢人作为基部。每一个X战警皆拥有自己的位置,每一个皆象征比自己更加宏大的目标。而位在生命之树的心脏──Tiphereth,将这些倔强的灵魂绑在一起的是凤凰,太阳之子,生命之子,事物和谐的愿景[6]。

注:在犹太教的卡巴拉思想中,Tiphereth是生命之树的第六质点,代表美丽或平衡。它也与太阳有关,占据着生命之树下方中心的位置,其方式与太阳处于太阳系中心相同。鉴于太阳带来了光和生命,Tiphereth可以视作这些相同属性的隐喻。

图2:凤凰修复M’Kraan水晶。

 

凤凰是带来生命者,但她也是破坏者。凤凰同时带来生命和混乱,它是一个生物,但是从根本上奉献生命的一个生物。奉献生命意味着奉献情感,无论好或坏。Jean所变化的凤凰是一个有着每一种情绪感觉的生物,提高到几乎无限的程度,以及满足每一种情感的物理能力[7]。被凤凰之力的原始冲动压倒,导致Jean转变为充满恶意的黑凤凰。根据镭射眼和暴风女的说法,Jean享受着一切,使用她的力量使她高潮,表现得像个终极的肉体/情绪上的兴奋剂。当Jean成为凤凰拯救宇宙时,她的力量被喜悦和爱缓和,但黑凤凰身上没有喜悦、没有爱,只有痛苦、巨大的悲伤,以及吞噬一切的可怕欲望[8]。

意识到不可能永远保持控制,凤凰做了真正的Jean Grey会做的,了结自己的生命。在访谈中,Claremont称这个举动是最伟大的牺牲,就像路西法决定不再违背上帝。她从而证明人类的本质作为宇宙生物的一员是有价值的,不是他们有这样的力量,而是他们有能力拒绝它,为了所有人的利益拒绝终极的力量[7]。正如观察者所说的:「Jean Grey可以成为神一般活着,但更重要的是她选择作为人死去[9]。」

在某个未来,凤凰从其余的多元宇宙中,分离出15104现实的替代未来,并推动Earth-616镭射眼重新开启泽维尔学院,防止这错误的未来到来。她接着旅行到M’kraan水晶内部的「白热室」(White Hot Room) ──创造本身的核心,凤凰的心脏。在这里,凤凰意识称呼她是皇冠白凤凰(White Phonixof the Crown) [10-11]。 标 示 着 凤 凰 从 绿 色 ( 善 ) 、 红 色(恶),进入第三个阶段[4]。Jean声称黑凤凰诞生于人的欲望,而白凤凰则是永恒的体现[12]。

注:Cassandra Nova曾透漏凤凰的意识是经由所谓的皇冠查克拉(Crown Chakra) ,从头骨顶部端口进入其人类宿主。这个名词显然来自印度瑜伽的观念,但皇冠同时也可以指卡巴拉 生命之树顶端的第 一 质 点 , 显示她已从原本 的Tiphereth(心脏)上升到Keter(皇冠)。至于这究竟代表什么意义,尚待之后的故事去揭露。

图3:皇冠白凤凰在白热室修复宇宙。

 

下面是来自终极宇宙(Earth-1610)的凤凰起源[13]:

过去的时间,凤凰是个伟大、美丽的存在,自由地遨游宇宙,任意改变世界。所有一切皆变得更好,据说凤凰可能是将生命带来宇宙的火花。凤凰最伟大的创作成为她毁灭的原因。她创造的生命寻求控制她,他们想要控制自己的命运。他们聚集了一支巨大的军队──汇集了一百个文明。与凤凰的战争持续了一千年,花费了众多生命。但最终──她被击败了。

凤凰无法被杀死──不论他们多么努力尝试。他们唯一的解决之道是囚禁她,但普通的手段证实对如此易变、强大的生命是无效的。因此他们在凤凰四周打造一座特殊的监狱,一个强大到足以容纳这名巨大的囚犯的牢笼。至今仍然存在,她毫无变化地居住在其中心。这座监狱,我们最终称之为地球。

地球本身是它的监狱,它位于熔融的地核,更确切地说,它就是熔融的地核。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情这股力量创造了地球,生命开始在地表形成和演化。事实上,这已经是距离囚禁凤凰的文明灭绝好久以后的事。凤凰开始察觉地球上的生命,并持续帮助它在星球上发展智能生命。我们相信科学家所无法解释的人类经历的演化飞越起因于凤凰的介入,正如作为人类演化的下一步──变种人。

注:终极宇宙的凤凰和主宇宙相似,但这一次她不是创造宇宙,而是创造地球上的生命。在这现实里,她显然取代了Demiurge和盖亚(请见下篇介绍)所扮演的角色。

图4:凤凰之力创造Earth-1610的地球。

 

二、堕落星的神人和所有现实的核心(K’ad-Mon of the Fallen Stars & Nexus of All Realities)

宇宙曾经活着,燃烧着激情和盛怒、神圣和绝望;人类种族曾经存在,形形色色的人们争先恐后想逃离这深坑;过去的地球和当前的十分相像,却又彻底不同。过去曾有个黄金时代,难以想像地辉煌,但一切事物消逝了,在时间之梦中,宇宙死亡了,创造主厌倦了创造,将一切收回体内,所有事物和生命瓦解为碎片和阴影,陷入一切事物源自的虚无之海,而在无尽的时间中,创造之海黑暗与寂静,上帝陷入了深沉和无梦的熟睡;如此地深沉,造物主甚至遗忘了自己。

紧接着,从祂无神圣的无意识深处,再度萌生一股无可避免的幻想──一股冲动,渴望理解自己,并且以所有造物主过去、现在、曾经应有的本质的形式来展现,但造物主代表着所有,那么该如何去展现所有?那么该如何去理解自己?这个答案正是这个答案的答案,造物主将梦想着光与暗、爱与恨、男与女、生与死,造物主将会梦见自己进入自身梦境扮演着每一个角色,并且,通过梦境,上帝将完成与实现自己。

创造之海从而开始运转,神圣能量随着上帝的思绪打转着,并从创造的中心出现一只手臂:一柄手杖,从手杖涌现一道光芒,从光芒中梦境成形了,堕落星(Fallen Stars)因此诞生;它们每一个皆是神的思绪和情感的体现,每一个皆在创造的剧本中扮演独一无二的角色。星辰成形并从天空落下,越过虚无,从翅膀挥洒出的星尘遍及了天堂,整个宇宙形成了,星球如同啼哭的婴儿般从宇宙之海的深处升起,银河踉跄、令人目眩、喜悦地穿越永恒。并且,就如同先前,也如同将来总会发生的,一颗星球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这一颗星球是上帝梦境的灵魂与心脏,每一次皆不同,每一次皆又相同。

从新生梦境的动荡之中诞生,熔岩海遍及地球表面,造物主俯视着她,并把手杖扔进这个新世界滚沸的心脏。第一块土地从手杖的精神中成形,并且从这块土地生出第一个女人,她的名字不计其数,至今依然被宗教崇拜着,但我们称呼她为克雷托(Cleito) ,她是万物之母,幻象(被具现化的冲动)的体现。从克雷托的腰部迸出了第一个男人,她完美的伴侣,却在所有方面皆与她相反,由于克雷托是给予物质、信念和承诺的幻象本身,这个男人是数不清的宇宙里唯一知晓创造仅仅是个梦中梦的存在,他既是梦境亦是作梦者。他是神人/原人(K’ad-Mon) ,名为亚当──最初的神人血脉(Manof Lineage) [14]。

图5:造物主从梦境中创造宇宙。

神人的职责是维持梦境,没有他所有事物将冰消瓦解,化为迷雾和阴影,化为梦幻泡影与消逝的记忆,让其他所有人追随克雷托,拥抱和欣喜于上帝崇高的幻象,而这正是祂的心愿,唯有神人血脉可以背负真相的重担。而克雷托与神人的诞生之地,它是手杖形成女人的智慧以及男人的力量的所在,每一个宇宙、每一个平行与交错的幻想合流的梦境的焦点,它成为了所有现实的核心[14]。

在一个不是地方的地方;那里,事实上,是每一个地方。所有现实的核心。在那里,每一个随机的想法、每一个巨大的宇宙交叉着。在那里,时间和空间、想像和梦境碰撞着。没有人类的眼睛可以承受这个核心的荣耀和恐怖;没有人类的心灵可以捉摸它。那些曾瞥见其中的,仅仅望见其真正本质的阴影中的阴影中的阴影[15]。

在他死后,亚当成为原始矩阵(Primal Matrix) ──宇宙建造的雏型,所有生命的基础──和其命运的守护者,化名为Spyros。或许作为恩赐或诅咒,被迫忍受着自身每一个罪行的痛楚,并且在其脸庞上穿戴着极度的痛苦,变得仿佛怪物般的模样,永远被束缚在矩阵[16]。

神人可以被驱逐出形体,但他永远不会死。第一个男人仍活在沼泽本身之中。他的意识填满了每一个石头、每一条鱼、每一棵树、每一只昆虫[15]。

神人血脉随着时间不断地流传,神人的每一个后裔皆进入奥秘,接受他梦境守护者的角色,但随着时间(梦境的时间)流逝,神人后裔深深陷入了幻象之中,渐渐地他们开始遗忘自己是谁以及他们在这个神圣的剧本里的角色,堕落星的任务从而也逐渐变得困难,它们的角色是引导这些人脱离沉睡,唤醒他们神人的命运,就这样,最后一个神人血脉将他的脸从堕落星身上移开,无法看见它们的荣耀,无法看见除了幻象以外的任何事物[14]。

直到近代,科学家Ted Sallis试图重现超级士兵血清,却遭到爱人Ellen Brandt的背叛,在逃离AIM特工的过程中,他为自己注射血清,带着车子坠入了佛罗里达沼泽地,沼泽(容纳现实核心)的魔法能量结合血清将他转变为可怕的怪物,后来被称为类人体(Man-Thing) ,类人体使沼泽成为自己的家,并且成为现实核心的守护者[17]。

注:在类人体的背景故事中提及的这名朦胧未知的造物主,理应是亚伯拉罕诸教里的上帝,堕落星们作为天使,在创世的任务中占有一席之地。故事中的亚当和永恒同样被称呼为亚当神人(Adam Kadmon) ,在卡巴拉的宗教著作中,意为〝原始的人〞,根据犹太神秘经典Zohar,他是之上(天堂)和之下(地上)一切事物的形象;因此神选择其作为自己的形式。尽管没有证据指明他们是相同的人物,但他们在漫画里有着相似的职责,负责维持造物主之梦(宇宙本身),防止其落入湮灭。Strange Tales Vol.4的创作者JM DeMatteis亦创造了湮灭这个漫画角色,湮灭在1985年漫画初登场时,曾宣称宇宙一次又一次为了生命和独立而诞生,接着再次落入它的口中。所有生命只是个梦境,所有创造发迹于幻影[18]。之后在The Mighty Thor Annual (2012) ,再次宣称我们的世界和自我只是从一个超越人们想像的意识冒出的梦,这场梦将很快地于某日破裂[19]。两者显然皆在影射本篇
故事中提及的这名造物主。

图6:所有现实的核心。

事实上,真正的上帝/雅威曾经现身在霍华鸭的个人连载,声称自己带来了宇宙的存在,包括其中所有众多现实。然而 , 这 不 是唯一的宇宙 , 而他也不是唯 一 一 位 造 物 主(Creator) 。比起造物主,他更像个供应商(Supplier) 。宇宙是一项合同工作,他创造了宇宙,但合法地说,他不是它的造物主。它被视为是对一种集体工作的贡献,称为「存在」。他的雇佣者是实际版权、商标和专利的持有人。这是一种企业结构,执行者来了又去,但法人持续着[20]。这段对话很好定义了上帝在漫威漫画作品里所扮演的角色和职权。

图7:漫威宇宙的上帝/雅威。

 

三、梅林和星光城堡(Merlyn & Starlight Citadel)

另一个现实核心的起源来自梅林(Merlyn) 的自述。许多年前,外维度魔法师尼克罗姆(Necrom) 发现了藉由每个维度端口,世界之间的门户,交换外来粒子所创造的能量。将贯串多元宇宙的一系列位面校直,合并局部地区的能量力场,创造有着惊人力量的能量矩阵。但校直过于短暂和不频发,难以被驾驭。因此尼克罗姆与他的学徒费罗(Feron) 和梅林旅行到主世界Earth-616,即将成为的校直之地。这个端口被高塔标记着,这些高塔是当亚特兰蒂斯仍年轻时,由一支古老的种族为旧神所竖立。费罗在尼克罗姆的计画里扮演着关键角色,数十年的冥想和禁欲允许他和天体元素沟通,这个存在如今被称为凤凰。在校直的那一刻,费罗召唤凤凰化身把高塔的本体投影到整个多元宇宙,如此一来,它同时存在每一个现实位面,就像一个穿过多元宇宙的宇宙制轮楔。但尼克罗姆欺骗了他们,能量矩阵的创造仅仅是他的第一步行动,为了压缩替代地球成为一个奇点。藉由这毁灭性的疯狂行径
所释放的能量,将赋予尼克罗姆上帝般的力量──如果不是他致命的失算,费罗在凤凰的支援下反抗了尼克罗姆强大的意志。当他们战斗时,梅林跃入能量矩阵沸腾的大锅,在使劲驾驭它的狂怒的过程中,他被吹飞穿到多元宇宙的另一侧。

梅林最终取得矩阵能量的控制,并建立了来世(Otherworld)和星光城堡(Starlight Citadel) ,从这里他可以监督全能宇宙,并创建了一支变装英雄组成的军团,充当他维持全能宇宙安全的特务,每一个皆从储存于尼克罗姆高塔的跨维度能量,抽取他们的力量。一些理论指出这股跨维度能量即是贯串全能宇宙所有世界的「魔法」源头[21-22]。梅林准备了五万年的计划,将全能宇宙推向启蒙与和平。然而他是何时发起这个计划,以及这个计划还剩下多久皆是未知数[23]。

图8:梅林利用矩阵的力量建立来世和和英国队长军团。

 

至少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是杜撰的:在来世,梅林的星光城堡,有着水晶,每一片都容纳着整个维度的生命力,由梅林的父亲在全能宇宙还年轻时所创造,这暗示梅林的家族知道如何驾驭跨维度能量早于尼克罗姆的说辞;然而,如果他确实跳入能量矩阵,这或许解释了梅林不同维度替代版本融合为一个存在。

梅林的起源垄罩在神秘和误传当中,其中大部分是由自己散播的,梅林似乎有意制造这样的混乱。为了全能宇宙的生存,他将所有存在视为一系列无止尽的棋盘游戏,他告知他人有关自己的一切皆是值得怀疑的,由于梅林是一位幻术大师,所有对于他的行动的目击也是全然不可靠的,即使是他的女儿亦宣称不知晓梅林的真实身分。为了引诱尼克罗姆现身,梅林甚至假造了自己的死亡,以暗中操纵罗马(Roma)聚集一群特定英雄组成Excalibur,为击败尼克罗姆做准备。证据指出梅林和他的女儿罗马是所有他们跨维度替代版本的身体混合体,据推测大概可以连结整个完形所有的知识和技能。尚不确定不同面向的梅林是否能够独立行动,或者他们总是受到主导意志──来世的梅林──指挥[23]。

梅林曾透漏自己是明星出身的太空旅行者,旅行于星系间,研究和帮助无数的生命形式。当卡美洛殒落,他决定返回星之住所(Star-Home) ,他的女儿罗马在那里等待着。但启程前,他留下一把剑和一个护符,期望有一天将有够资格的凡人发现它们[24]。

星光城堡位于创造的中心,全能宇宙的这个特别角落,被称为核心连续体,这里是所有可能性的汇集点,现实与想像的边界消失之处[25]。那里的空间环绕着所有存在,那里的时间包含着所有永恒,从这里,你可以真正看到「永远」[26]。罗马的星光城堡,凌驾时间和空间,却足以察觉和进入永恒。以她的种族的标准,这里的女主人只比幻影猫稍为年长,尽管祂们的寿命远比地球的长寿,但她的手中却被赋予了监护现实的权力。因此,实质上没有任何事物凌驾她的力量[27]。

据说星光城堡是有知觉的,它的个性反映了监护者[28]。当前,它是两名特别女性的领地…一个是全能宇宙的监护者,负责维持所有无数个时间和空间面向的完善,她是罗马;当需要行动时,罗马给予全能宇宙女帝命令去执行,她是Opal Luna Saturnyne [25]。

注:全能宇宙女帝/帝王的手中被赋予某些极端情况的权力,将给定的宇宙「移除」,如果其存在威胁到全能宇宙。一旦至高全能宇宙法庭(Supreme Omniversal Tribune)下达裁决,转动水晶之匙,连锁反应开始,接着患病的宇宙将永远摆脱痛苦[29]。Saturnyne将其称为天体抹除者(Celestial Nullier)[30],声称水晶里蕴含着整个维度的生命力,一旦打破,全能宇宙的那整个部分将不复存在[28]。

图9:星光城堡。

 

四、时间开拓者和水晶宫殿(Timebreakers & Crystal Palace)

另一个与罗马的星光城堡相似的存在,为英雄团队流放者(Exiles)总部──水晶宫殿(Crystal Palace) 。根据Earth-4023亥伯龙的说法,水晶宫殿又被称为Panoptichron。坐落于时空本身之外,位在什么是和什么可能、现实和梦想的领域之间的某处。它是一座被废弃的某种古老天文台,可以俯瞰多元宇宙的每一个现实。在某个时间点,一支外星类虫种族发现了这个地方,他们是天生的科学家,他们设法弄清楚那里的设备,并发起到其他现实的远征。当旅行成为惯例,他们在偶然间做了某件使所有创造破裂的事,显然他们并未如自己所想的全然理解这些设备。为了修复损坏的现实,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些温顺、和平的生物无法自行完成,这些时间开拓者(Timebreakers)决定要修复这些现实,他们需要招募一群英雄来做善后工作,也就是后来的流放者[31-32]。

Panoptichron似乎以某种方式与M’Kraan水晶连结在一起,当闪烁传送流放者成员进入水晶内部,他们最终抵达了Panoptichron [33]。Heather Hudson曾通过水晶宫殿的模拟装置,播放Proteus失控后的未来影像,在倏忽即逝的画面中,流放者们瞥见了另一座水晶宫殿──星光城堡──在灾难中毁灭的影像,以及站立在宫殿前方的罗马。不晓得这名神秘女子的身分,Heather推论流放者承担了比他们想像的更多的时间线的责任。声称自从与Proteus的战斗后,某种静电干扰正在降低他们扫描时间线的能力,他们仍然可以进入一切设备,仍可以来回传送,只是无法一直看见正在发生的事。随后,罗马以水晶的型态从屏幕中显现,在未被察觉下,暗中警告流放者成员,声称自己必须监护所有创造,以及雇佣几位宝贵人才[34]。

注:Exiles的故事中暗示,水晶宫殿和星光城堡之间存在着关联,两者或许是同样的存在。流放者利用Panoptichron作为总部,皆在罗马的注意和默许之下。

图10:水晶宫殿Panoptichron。

银色冲浪手、类人体和堕落星之一的Sorrow曾经造访过一座神秘的水晶城,这座城市耸立在他们面前:褶褶生辉如水晶般的完美。并非出自生物之手的建筑,而是有机、从那世界的心脏生长的某物。在最高的塔顶上:吸引着星光和月光,送入城市,接着再次排出,横越星球──那是灵魂,不只是城市的灵魂,而是整个世界的灵魂:现实核心的碎片。

冲浪手解释,当所有现实的核心爆发时,有一块碎片横跨一切,掉落在这里,这个垂死的太阳系里的一个死去的世界。这颗星球永远无法维持生命:并且事实上,处在退化、腐朽、自我崩解的过程中。很快地,它将瓦解,化为尘土。但这块碎片将自身嵌入这世界的血肉,接着开始吟唱创造之歌,而作为对那无暇歌曲的回应,生命涌现了,植被和山脉、湖泊和河流。接着,城市出现了,带着意识和富饶。并从它的玻璃子宫,光明生物诞生了:体现着纯洁,人格化的极乐。这个世界,是最接近将会到达天堂的现实位面[35]。

图11:从现实核心碎片中诞生的水晶之城。

注:上面的故事很好地说明为何这些被称为现实核心的地方,最终皆以水晶建筑的形式显现。康更进一步声称在Panoptichron所看到的水晶,并非物理上的空间,而是我们的心灵(对时间)可以做出的最好解释,并称这个地方为时间之眼(Eye of Time) [36 ]。Panoptichron这个名字应该是源自希腊神话里的百眼巨人Argus Panoptes,字根chron则有「时间」的意思,两者结合便得出时间之眼这涵义,亦点出这个地方观察时间/作为时间线中心的特性。换言之,这些水晶理应是时间维度的体现,这也解释了天体抹除者的作用。在X-Men – Die By The Sword的故事线中,由于星光城堡倒塌,所有维度突然间撞在一起,再也没有任何事物是合理的,尤其是那些不应该保持死亡的人,Mad Jim Jaspers才得以复活[30]。

 

五、矩阵大师和蓝图矩阵(Masters of the Matrix & Blueprint Matrix)

矩阵微观宇宙(Matrix-Microverse) 是一个处于包括616现实的多元宇宙之外的一个微小、密闭的替代维度,拥有着如此稀薄、仅作为纯概念的个体存在,漂浮于深空的能量物质气体电浆。他们的职责是守护蓝图矩阵(Blueprint Matrix) ──诞生出整个多元宇宙的创造焦点。作为守护者,他们与矩阵有着共生关系,伤害他们将同时伤害到矩阵。但如今一度被隔离的矩阵微观宇宙已经被突破,能量和物质进入并播种物理宇宙的创造,赋予这些概念存在物理型态。最早攫取从我们宇宙到来物质的那些被污染的存在 , 成为了编码者(Encoders) ,以精神制作他们的物质身体,接着体现出一座不断增长的可怕城市定居。为了统治多元宇宙的版图,计划对矩阵大师发起攻击。

在Dark Angel把物质和能量归还回Earth-616之后,大师们现身在她和X战警面前,感谢他们全部,包括编码者。虽然编码者将情况带到危险关头,但幸亏面对冲突下的坚持不懈,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声称矩阵和多元宇宙亏欠他们,他们将永不遗忘[37]。

注:尚不清楚这里的蓝图矩阵和亚当守护的原始矩阵是否是相同的事物,两者似乎有着相似的名字和描写,其概念后来衍生成为所有现实的核心。在Dark Angel#16 [38],当一片宇宙结构被来自2020年拥有同化能力的生化人Death’s Head窃取时,矩阵大师亦在一旁观察者,这时的他们被称呼为地球蓝图的守护者,使得蓝图矩阵的作用变得更加让人困惑。

图12:矩阵大师从远方看管着地球。

 

六、永生者和灵薄狱(Immortus & Limbo)

Limbo是一个不受时间影响的领域,当中,所有事件同时发生,没有任何事物会改变。通过它,至少理论上可能到达任何现实的任何时间段。时间旅行者因此必须在旅程中穿越Limbo [39]。它就像时间之洋上方的大气。在Limbo当中,支配着下方的汪洋的所有时间规律皆不存在。因此,从一个固定位置到另一个固定位置的旅行只能藉由穿越Limbo的大气来进行[40]。 尽管有许多不 存在时间的领域都被称为limbo ( 例 如 Galadorian spaceknight Rom 囚 禁 Dire Wraiths的领域、或是Belasco的领域Otherplace),真正的Limbo代表的是时间领主永生者(Immortus)领土之下的一个特殊领域(大写的L通常代表真正的Limbo,其他这样的领域被称为小写的limbo);一些证据表明那些较小的limbo与真正的Limbo是连结在一起的 [41]。

图13:永生者在Limbo里的城堡。

永生者本名Nathaniel Richards,出生自三十世纪的替代时间线Earth-6311。十六岁时,他的喉咙被一个霸凌者切开,住院了一年。在康复期间,他阅读了他的同名祖先传奇慈善家Nathaniel Richards从自己现实带来Earth-616(主世界)英雄时代的跨维度纪录。二十五岁时,他发现了慈善家的要塞和时间机器。在遇见寻求阻挠他未来的自己的替代地球的神奇四侠之后,Richards建造了一艘狮身人面飞船,旅行到大约公元前2950年Earth-616的埃及。作为法老拉玛-图特(Rama-Tut)统治了十年的时间,他返回自己的时代,却被「时间风暴」送往Earth-616的英雄时代,在那里他遇见了末日博士。在末日博士的启发下,他短暂地成为猩红百夫长(Scarlet Centurion) ,之后进一步的时间扰动再次影响他返家的企图,将他送往Earth-6311的四十世纪,在那里他成为了征服者康(Kang the Conqueror) ,统治那个时代,并寻求支配其他时代 [42]。康的生命逐渐变得非线性,他的每一次侵
略,至少会产生一个时间线分歧的替代版本;极难以辨识是哪个替代版本的康介入每一起事件 [43]。

在Exiles Vol.2中,这版本的康解释她曾是一位受人敬重的科学家。她回到过去阻止地球的末日。她改变了他们过去的一个关键时刻。这么做的同时,她创造出了两条时间线。她回到了她改变的那条,但是世界末日的现实依然存在。这即是现实的真相,干涉时间只会使其分裂。作为断片的一个元件,她无法直接影响任何更多事件。每一次她这么做,她只会创造出更多碎片。其他的康也都这么做,导致一个无限循环呈几何增长 [36]。

图14:康解释时间旅行导致了众多替代现实和自己的替代版本的诞生。

 

康意识到每一次他的时间旅行都会创造出一个现实分歧,每一次旅程都会诞生一个有着自己的康的替代现实 [44]。他着迷地看着分裂出的自己建造Chronopolis,他未来的城堡 [45]。Chronopolis的一半存在于Limbo而另一半存在于现实──触及几乎每一个人类历史上的时代。它的每部分都是另一个时间段的一截片段 [46]。Chronopolis的城市中心存在着永远之心(Heart of Foerver) ,一个跨时间引擎,允许Chronopolis同时存在于时间流的每个分支,同时触及和影响着所有时间[47]。

Limbo的确切起源是未知数。然而在Earth-9997 (Earth X)的历史中,却提到了一个可能的说法。这世界的墨菲斯托(Mephisto)相信在时间终点存在着一个最终审判,他意识到他可以通过某种几何的救赎来拯救自己,那就是时间。藉由创造替代现实,藉由操纵时空,让这个维度尽可能地延伸下去,以此来逃避最终审判,墨菲斯托所利用的正是末日博士的时间机器。墨菲斯托把时间机器交给了Reed Richards或Victor von Doom的一名后代,为了满足对冒险的渴望,这个男人利用时间旅行杀戮或征服了亿万人,因此他成为了拉玛-图特、猩红百夫长和永生者。而在地球,这个男人最著名的身分是征服者康。但他不只有四个身分,而是上千个,每一次他打乱特定时间线,便会创造出一个新的自己。各种各样的康团结起来,开始建造时间之外的一个地方,他们叫它Chronopolis。这座城市就建造在Limbo的心脏。每当有一个时间分歧的康存在,就会有一个相应的时间分歧的时间机器,而Limbo正是这些分歧的时间机器的集合。每当他踏出时间,Limbo就跟着增长,Limbo就是末日博士的时间机器[48]。

图15:Earth X里的Limbo起源。

然而,当康接近六十岁时,他决定返回古埃及作为拉玛-图特十年,接着徒劳地试图阻止他过去的自我康的暴力阴谋。失败之后,年迈的拉玛决定通过将自己隔离在不受时间影响的Limbo当中,阻止即将到来的死亡。意图花费永恒的时间来进一步研究时间,他建造了巨大的城堡Tenebrae。宣称自己是Limbo之王和时间的主人,他采取了永生者的身分。作为一个熟练的操纵者,所有关于永生者的阴谋和动机的后续信息都被认为是可疑的。

永生者接受强大的时间守护者(Time-Keepers) 的拜访,后者选择他指导时间的秘密以帮助他们守护时间流。获得的知识让他过去的化身都相形见绌,永生者被指派监督他生活的七千年的光阴。永生者的任务是监督这段时间内的时间旅行,并整顿他过去的日子中创造的多重性。永生者使那些在Limbo停留太久的凡人成为仆人,失去他们的身分,成为时间的鬼魂或「太空幽灵」 (Space Phantoms) 。永生者还从Limbo的以太中塑造了战士Tempus。永生者设计导致拉玛-图特到现代的时间扰动,并将未来的康送往四十世纪。永生者影响他过去的自己猩红百夫长,将复仇者转移到Earth-689,导致绯红百夫长的败北和进一步成为康。由于永生者骗人的本性和他广泛的时间旅行,几乎不可能建立他生命的确切年表。

作为康的最终分歧替代版本,永生者被认为在多元宇宙中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分歧替代版本。各种所谓永生者的未来化身依旧未被阐明。Earth X的「教皇永生者」被认为是一个妄想或装腔作势的康,虽然这可能仅仅是永生者本人为了未知目的在操纵他人 [42]。

注:如同梅林,康与他的各种各样的化身的生平同样让人困惑。然而,无论他的动机为何,康显然是导致漫威多元宇宙众多替代现实的成因。根据观察者,康被认为是所谓的核心生命(nexus being) 。这些核心正是多元宇宙的基石,为其最终凝聚的关键 [49]。

 

参考资料

1. X-Men: True Friends Vol.1 #3 (1999)
2. X-Men: Phoenix Force Handbook #1 (2010)
3. X-Men Forever Vol.1 #6 (2001)
4. Classic X-Men Vol.1 #43 (1990)
5. All-New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AZ Update#1 (2007)
6. Uncanny X-Men #108 (1977)
7. The X-Men Companion I (1982)
8. Uncanny X-Men #135 (1980)
9. Uncanny X-Men #137 (1980)
10. New X-Men Vol.1 #154 (2004)
11. Uncanny X-Men #462 (2005)
12. 100th Anniversary Special – X-Men (2014)
13. Ultimate X-Men Vol. 14: Phoenix? (2006)
14. Strange Tales Vol.4 #2 (1998)
15. Peter Parker: Spider-Man Annual 1999 (1999)
16. Marvel Spotlight Vol 1.17 (1974)
17.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Vol.4 #10 (2005)
18. Iceman Vol.1 #4 (1985)
19. The Mighty Thor Annual (2012)
20. Howard the Duck Vol.2 #6 (2002)
21 . Excalibur Vol.1 #50 (1992)
22. Thor & Hercules: Encyclopaedia Mythologica (2009)
23. All-New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AZ #7 (2006)
24. Captain Britain Vol.1 #35 (1977)
25. Fantastic Four Vol.3 #10 (1998)
26. Uncanny X-Men #225 (1988)
27. Uncanny X-Men #227 (1988)
28. Fantastic Four Vol.3 #8 (1998)
29. X- Men Archives Featuring Captain Britain #4 (1995)
30. Uncanny X-men #462 (2005)
31. Exiles Vol.1 #63 (2005)
32. X-Men: Die By The Sword #2 (2007)
33. Exiles Vol.1 #61 (2005)
34. Exiles Vol.1 #90 (2007)
35. Strange Tales Vol.4 #1 (1998)
36. Exiles Vol.2 #6 (2009)
37. Hell’s Angel # 5 (1992)
38. Dark Angel #16 (1993)
39.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Vol.2 #10 (1986)
40. Avengers: The Terminatrix Objective #4 (1993)
41.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AZ Hardcover #12 (2010)
42. All-New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AZ #5 (2006)
43. The Ofcial Handbook of the Marvel Universe #6 (1983)
44. Fantastic Four Annual Vol.1 #25 (1992)
45. Avengers Forever #9 (1999)
46. Avengers Forever #2 (1999)
47. Avengers Forever #3 (1999)
48. Universe X #9 (2001)
49. What If? Vol.2 #35 (199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