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宇宙中原来还有这些共生体角色?

说起共生体(Symbiote),似乎永远是可以让漫画迷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尤其是毒液那结合邪气与狂气的造型,搭配在善恶之间挣扎的人格设定极具冲突性,或是屠杀那毁天灭地令人颤抖的残暴,又或是在大事件《绝对屠杀》结尾复苏的共生体邪神纳尔(Knull),可以说让共生体再战几个十年都不过份!

接下来分享几个大家可能并不是那么熟悉的共生体角色,下次跟朋友聊到相关话题的时候可以跟他们炫耀自己还多知道几个跟毒液与屠杀一样厉害的好兄弟。

 

 

1.蔑视(Scorn)

在《新复仇者:越狱》的故事中,屠杀被哨兵给撕裂,他的一个共生体碎片最终结合在了坦尼斯博士(女性)身上,经过驯化结合之后,蔑视就诞生了,它是一种电子共生体组织,可以轻松融入各种机械零件,随时变形成人间兵器。

 

2.极端(Agony),嚎叫(Scream), 吞噬(Phage), 皮鞭(Lasher), 和暴乱(Riot )

冷战时期,毒液的能力被黑暗势力生命基金会(Life Foundation)看上,该基金会的负责人把附体在艾迪身上的毒液抓来后,直接从其共生体内提取卵细胞,通过刺激变异制成卵子,并与他们自家的雇佣兵结合,然后一下子衍生除了5个全新的共生体:嚎叫、吞噬、暴乱、皮鞭和极端,反正把名字取的越暴力越残忍就对了。

混种(Hybrid)

其中,四个共生体还能合体变身成一个名叫混种(Hybrid)的集合型共生体。不同于其他共生体,天生善良,从不杀人,是第一位成为超级英雄的共生体,而且能够飞行。

 

3. 反毒液(Anti-Venom)

 

毒液共生体的著名宿主之一──艾迪‧布洛克(Eddie Brock)曾经得过癌症,但后来因为在马丁‧李开设的慈善机构工作,在马丁‧李的超能力影响下艾迪的癌症渐渐痊愈,而被治愈的癌细胞和艾迪身上残余的毒液共生体结合,有着与毒液相反配色的「反毒液」就这样诞生了,反毒液虽然战力没有毒液来的强却有治愈癌症与毒瘾的额外功能。

 

4. 毒液2099(Venom 2099)

毒液2099 的原名是克隆‧史东(Klone Stone)是蜘蛛人2099 同父异母的哥哥,从小就爱霸凌弱小,后来他的霸凌受害者在长大之后向克隆展开报复,克隆被刺多刀后被丢弃在下水道等死,没想到消失已久的毒液共生体就住在下水道,克隆获得共生体的力量后成为毒液2099,不只有毒液的超能力还可以口吐强酸攻击对手。

 

5. 银行护卫队毒液战队

另外一位著名毒液宿主──闪电‧汤普森曾经加入过银行护卫队,但有一次毒液共生体突然失控,分别附身了格鲁特、火箭和德克斯,共生体暴走的原因来自于共生体的母星要求所有所有同种子民返回母星并进行心灵与记忆的重置,在共生体之间的心灵沟通出了差错才造成了毒液共生体的无差别附身。

 

6.毒液特工(Agent Venom)

在《毒液V2》中,毒液共生体被政府抓获。闪电‧汤普森是美国的战争英雄,也是蜘蛛侠的忠实粉丝,但在一次战争中为了救人而失去了自己的双腿。在军方的支持下,他参与了新毒液计划。共生体组织附着在他身上后,重塑了他的双脚。蜘蛛网、强壮的力量、迅猛的速度,拥有了蜘蛛侠的一切能力,他也因此成为了毒液特工。但汤普森若长时间穿戴毒液战服,共生体就会与他融合,使他失去自我而暴走。

 

7.太空骑士毒液

同样是闪电‧汤普森的毒液担任银河护卫队成员的时期,基本上就是闪电毒液──也就是所谓的「毒液特工(Agent Venom)」型态的太空版本,比起毒液特工那类似士兵装甲服的外观,太空骑士毒液的造型变成具有高科技感的流线型,且这时候的毒液共生体的精神状态也被稳定下来,使得毒液不会动不动就想吃人。

 

8. 女毒液(She-Venom)

安‧维英(Anne Weying)不只是一名成功的律师同时也是艾迪‧布洛克的前妻,在被一名反派──食罪者(Sin Eater)打伤之后,艾迪让共生体附身到安的身上好拯救她的生命,这也造就了女毒液的诞生。

 

9. 狂热(Mania)

闪电‧汤普森担任体育老师的学生兼邻居安卓雅.班顿(Andrea Benton),在一次反派南瓜灯(Jack O’Lantern)中,闪电命令共生体附身到安卓雅身上,其后安卓雅以「狂热」为名并对南瓜灯展开暴走式的复仇之旅。

 

10. 摧毁(Raze)

克莱儿‧狄克森是一位FBI 特工兼反屠杀小组的组长,但任务却不幸失败甚至克莱儿自己也被屠杀捕获,屠杀将自己身上的一小部分附身到克莱儿的身上并将她洗脑,不过克莱儿最后成功打破屠杀的洗脑,甚至最后牺牲了自己以保护自己的部下们免于屠杀的摧残。

 

11. 关‧史黛西屠杀型态

另外一个世界──漫威终极宇宙,在终极宇宙中最原版的关‧史黛西被屠杀共生体吸收,而寇特‧康纳斯(也就是主宇宙的蜥蜴博士)将屠杀共生体中残余的关‧史黛西基因提出,制造了关‧史黛西的复制人,运气好的是复制人关最后得以摆脱屠杀共生体。

 

12. 毒液暴龙(T-Rex Venom)

毒液暴龙只有在《老人罗根》(Old Man Logan)当中短暂登场,但却非常恰当的表现了由超级反派掌握天下的末世感与绝望感。

 

13. 毒液浩克(Venom Hulk)

在漫威宇宙大事件《绝对屠杀》中,毒液共生体认为艾迪‧布洛克的犹豫不决无法让他们战胜屠杀,于是舍弃艾迪转而寻求更强大的肉体──也就是布鲁斯‧班纳与浩克,有趣的是在完全接纳毒液之前布鲁斯与脑海里的各型态浩克与毒液进行了一场讨论,最后合体完成爆出的那句「我们是浩克(We are HULK)! 」也非常的热血!

 

14. 毒液浩克恶灵骑士(Venom Hulk Ghost Rider)

如果你觉得毒液浩克已经够狂够强的话那就再来看一下这位「毒液浩克恶灵骑士」,这个型态来自在一个故事中红浩克、X-23、恶灵骑士与闪电‧汤普森毒液都被送到地狱的时候,闪电将毒液共生体赋予了被复仇之灵寄宿的红浩克,结合了浩克的无坚不摧、恶灵骑士的地狱之火最后加上毒液的超能力,在战场上来来去自如完全不是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