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之力的其中几位历任宿主

凤凰之力(Phoenix Force) 是最古老的宇宙存在之一,象征着尚未诞生的生命。凤凰之力是生命不朽和可变的体现,宇宙的孩子,诞生于存在状态间的虚无,它是全能宇宙中所有存在与将要存在的心灵能量的链结点,M’Kraan水晶和所有现实的守护者。凤凰是整个宇宙中最令人畏惧的存在,拥有切割和再生任一部分宇宙,以及完全摧毁它的力量,这也是凤凰的部分目的──行使凤凰裁决,烧毁不可行的事物。

作为一个知性生命,它就像其他宇宙存在于宇宙间旅行,起初,凤凰之力是一团无形的能量,但数千年前,它来到地球,与名为Feron的魔法师会见,他如白日梦般的想像促使凤凰采用火鸟的形式直至今日。Feron请求凤凰借用它的能量,帮助他在整个多元宇宙中投影出高塔,以便它同时存在于所有现实的每一个位面,这座塔成为了日后英国超级英雄团队圣剑(Excalibur)的基地。

注:凤凰之力的初登场则是在漫画Uncanny X-Men #101,发 行 于 1976 年 10 月 , 创 作 者 为 Chris Claremont 和 Dave Cockrum。

 

 

琴·葛雷(Jean Grey)

凤凰之力意识到地球变种人琴·葛雷的诞生,被她未开发的潜能所吸引,它开始观察她。当琴·葛雷作为X战警成员冒险进入太空与四处征伐的外星人战斗时,凤凰短暂地触碰了琴·葛雷的心灵,给了她被凤凰之力吞噬的幻觉。凤凰之力后来意识到宇宙将受到疯狂的希阿帝国(Shi’ar)皇帝D’Ken操纵M’kraan水晶的威胁,为了防止这情况,它返回地球寻求宿主,并与琴·葛雷接触,当时她正驾驶着一艘破损的太空梭,拼命想要拯救X战警和她的爱人镭射眼的性命。正当琴·葛雷因为暴露在太阳辐射而濒临死亡时,凤凰显现在她面前,提议挽救她的生命。当琴·葛雷接受时,凤凰之力为自己创造了一个人类宿主身体──琴·葛雷身体的复制品,并将其部分意识转移到其中,接着将她昏迷的身体密封在一个治愈茧中。当太空梭坠落在纽约市旁的牙买加湾,凤凰之力新的宿主身体从水中现身,自称凤凰。X战警成员们相信凤凰是真正的琴·葛雷,让她加入了团队。

 

 

琴与凤凰之力的初次接触…

凤凰之力:「我是火焰,生命的力量,你寻求协助,我回应了你。 …你是人类,我则属于宇宙。」

 

 

凤凰帮助X战警反抗D’Ken,进入M’kraan水晶并修复静态力场,拯救了宇宙。

「一切开始了…她回到球体中心,中子星系,在那里,她转变了…从女人到鸟型,肉体到生命能量,琴·葛雷到凤凰──在她周遭绝对的黑暗中,星光灿烂的力量…」

 

 

凤凰继续担任X战警的一员,但最终她的人型无法应付凤凰之力巨大的力量。起初,琴强烈的道德感不断遏制着它,但凤凰最终屈服于Mastermind的灵能操纵,由于过去人类意识的抑制,无法全然释放自己到它个性的邪恶面,它的原始冲动压倒了凤凰,使其成为邪恶的黑暗凤凰。

如同凤凰是与宇宙的光明和生命,黑凤凰则代表着力量和毁灭。当凤凰成为黑凤凰,允许人类的情感混淆它的判断,在这状态,凤凰是最强大但同时也渴望力量和破坏的邪恶存在,完全不可控制,黑凤凰是不被人类的良知所约束的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当它飞向太空,其真实的火鸟型态能被整个宇宙所看见,甚至吸引了永恒的注意。由于物理型态的限制,黑凤凰渴望更多的能量,它将自己传送到D’Bari星球,吸收它所有能量,导致恒星转变为超新星,消灭其行星之一。在返回地球后,X教授增强的琴的人格,允许凤凰拒绝它的宇宙力量。

Shi’ar帝国认为有必要完全抹杀凤凰的力量,以免它再次成为黑凤凰。X战警在判决中与Shi’ar的皇室卫兵在月球的Blue Area上战斗,但战斗中凤凰再次转化为黑凤凰,理解到不可能完全的抑制它,凤凰做了身为琴·葛雷该做的──了结自己的生命。

 

乌图:「琴·葛雷可以成为神一般活着,但更重要的是她选择作为人死去。」

 

后来揭露琴与凤凰之力是连结的单一个体,凤凰之力告诉Xavier说:琴是它唯一居住的住所,琴·葛雷是最接近凤凰之力的事物,它地球上真正的化身或物理体现,并且强化了琴生命上的相互关系或精神纽带。

 

死亡:「宇宙环绕着我的塔,因为湮灭是我们共同的开始与终点,随着之间火焰的亮光,虚无返回虚无。我建立了结构,凤凰制造混沌,从内到外…别误会,姑娘,你是她的…肉体与灵魂。」

 

150年后的未来,随着凤凰卵的孵化凤凰再一次重生。透漏在凤凰死亡后,镭射眼并未重新加入X战警,而选择离开团队留下绝望的野兽收拾残局。使用药物Kick──雾状的Sublime,野兽被腐化并设置一系列事件使世界走向毁灭,凤凰从野兽身上移除了Sublime,并且吸收未来的现实进入白热室。在白热室中,琴以白金色的凤凰装束现身,自称白凤凰之王(White Phoenix of the Crown) 。尽管其他凤凰宿主督促她放任宇宙死亡,琴选择修复它,并决定将Scott送往Xavier学校继续与Emma Frost的关系,创造新的未来。

当凤凰之力再一次重返Earth-616,以琴·葛雷(她看似已被电磁脉冲杀害,并因此将凤凰之力打破成数十亿件碎片)的面貌现身,从被称为白热室的创造核心孵化。它被Shi’ar的设备强行重组和伤害,坠落到地球,找到镭射眼使用他的变种视力治疗自己,为此,它寻找镭射眼的爱人琴并发现她死亡的事实,凤凰之力再次以它的力量复活她,遭到X战警的反对。它被引诱到镭射眼的新欢Emma Frost的身体,使得琴能够重回控制。凤凰之力理解到琴是它失去的一部分,它主要的宿主,因此与她完全地融合,再次以白凤凰存活。凤凰返回白热室,出发前去寻找凤凰之力遗失、仍散落在空间的其他碎片。

 

 

瑞秋·萨默斯(Rachel Summers)

在反省过自己的愚蠢,凤凰之力试图归还它从琴取走的生命力,撤销它造成的伤害。当它返回地球,它感知到时间旅行者瑞秋·萨默斯──Earth-811琴·葛雷的女儿──的星体,在它归还琴的生命后(实际错误地给予了琴的复制人玛德琳·普莱尔),凤凰之力跟随着瑞秋回到Earth-811的未来,Kate Pryde请求它赐与瑞秋生命新的租赁,凤凰之力同意并且让她成为自己的宿主,由于过分给予了她时间旅行的能力,造成她时光倒流回到Earth-616。瑞秋未意识到她主掌着凤凰的本质,直到继承凤凰的代号,凤凰之力与她完全地连结,并且从过去的错误学习,确保瑞秋仅能进入她足以安全施展的足够力量。

 

「她被命名为火之鸟──传说中的传奇生物,由催生出情感意识的种族的每一个星球的神话组成,皆在创世后的那一刻被提及。当火焰烧灼天堂,在无尽黑暗中带入光明并以生命划开苍穹,这生物是那一刻与奇妙、超然行为的体现,她是创造的热情,同时也是毁灭。她代表着开始与最终的终点,她被认为是吞噬最后残余存在的火焰,从而确立下一个伟大的生命无尽轮转,来自燹中的灰烬将迸发出新的曙光,一个新的现实。她出生为瑞秋·安·萨默斯,但是她更适合被称呼为凤凰。」

 

当面对世界的吞噬者──吞星(Galactus),他向凤凰之力揭露其存在的本质,受到知识──他想探索人类的欲望阻止了数代生命形式的诞生──的折磨,凤凰离去了。瑞秋重新进入时间流抵达2000前年后Earth-4935的未来,在那里,她遇见那个时代变种人暴君天启的女儿Diamanda Nero,为了击败她,被迫清除身上的凤凰之力。

 

 

霍普·萨默斯(Hope Summers)

霍普是M-day事件后诞生的第一个变种人,时间旅行者Cable从可怕的死亡命运中拯救她,认定她是变种人的弥赛亚,将肩负拯救变种人和人类的未来。当Cable与Bishop的战斗时,她的眼中显现出凤凰火鸟。

当Cable将霍普从未来带回时,Emma与许多其他人目击霍普从篝火的火焰中显现出凤凰,她是新的凤凰宿主的想法开始在X战警当中散布。同时,被称为Unit的存在向Lights揭露镭射眼的怀疑是正确的,凤凰的回归是为了复活变种人种族。

 

「我们相信当旺达做出她的声明,凤凰注意到了,当旺达说:『不再有变种人!』凤凰则说:『管它的…』『更多变种人!』然后霍普诞生了,她的到来预示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她人民眼中的弥赛亚,命中注定…或者每个人相信某天将继承凤凰完整的力量。旺达变种魔法的原始混沌,凤凰火热的秩序,两股宇宙力量陷入某种疯狂的循环,作为相反的两股力量,如同阴与阳,而这一切体现在两名令人惊讶般强大的女士身上。」

 

绯红女巫与霍普联手击败了成为黑凤凰的Scott Summers,凤凰离开他并占有了霍普,然而她设法去控制它,修复所有Scott对星球造成的伤害,除了最悲惨的一件事──X教授的死亡。霍普最终使用绯红女巫的力量操纵现实,摧毁凤凰之力,造成地球上数以百万人类变种能力的觉醒。

 

 

凤凰五人组(The Phoenix Five)

AVX时期,复仇者和X战警在月球上展开战斗,当凤凰快速接近时,钢铁人想出击败凤凰之力的可行方案,藉由使用特殊设计的装甲执行任务,结果非但没有摧毁凤凰,反之将它分裂成五份,每一个部分皆寄宿在不同的X战警成员作为宿主,分别为镭射眼、白皇后、钢人、秘客和纳摩。开始时,凤凰五人组使用他们的力量改变地球,创造和平和先进的土地来居住,许多艰困的地带被赐予需要的天候支持他们,而乌托邦则经历重大的改变,他们提供免费、干净和近乎无限的能量给每个人,并且禁止武器的使用。然而随着战斗持续,五人组的心智也逐渐显示出腐化的迹象,为了取得更大的力量自相残杀。

 

多影布谷鸟(Stepford Cuckoos)

在M-Day的影响后,三胞胎保留了自己的能力,并且有一小块凤凰之力碎片进入其中一名布谷鸟,开始影响他们的行为。同时受到凤凰以及一名叫做John Sublime的男人操纵,布谷鸟唤醒了他们死去的姊妹并旅行到达World──一间特别武器机构(Weapon Plus) 创造的实验室,揭露Emma Frost的卵子被做为基因模板用以复制上千个布谷鸟,凤凰碎片的目的是为了摧毁布谷鸟的克隆,以防止她们被作为武器启用杀死所有变种人。

 

昆汀·苦艾尔(Quentin Quire)

由于Kick药物的滥用,昆汀经历了二次变异导致身体消失,使得他脱离现实的精神被困在机械装置里。后来,当被称为凤凰之力的宇宙化身回到地球,它的存在影响昆汀重构自己,创造一个新的物理形体,找到自己死去的的爱人苏菲,透过凤凰之力的帮助复活她。由于他Omega级别变种人的地位,他注定将成为凤凰的化身。在原子之战( Battle of the Atom) ,未来的昆汀作为Future X-Men的成员,即以凤凰的身分现身。

发表评论